快穿之黑化反派宠上天

北屿与城

古代言情

5万字

7.6
384人读过
去QQ浏览器开始阅读
...
连哄带骗的被拐进某个神秘组织,等察觉到危险已在劫难逃。看着某个笑容满面却让人毛骨悚然的男人,楚遥发誓回去一定要拆了组织!步步紧逼的走向瑟瑟发抖的人,乔轶笑意不达眼底,“招惹了我就想跑?师姐以为我是春楼的小倌吗?”
...
目录 连载至第26章 嗜血大魔头 2020年05月03日更新
精彩书评 共0条
正文试读 相关书籍

第1章 嗜血大魔头

大脑海昏昏沉沉的楚遥,缓缓睁开眼尚未看清四周景物脑海中便传来电子金属音。

‘系统:男神拯救系统绑定成功!主线任务拯救男神,支线任务请自行探索。’

金属色响过,接踵而至的痛袭遍全身。那撕裂一样的痛感,楚遥如同正在遭受五马分尸的酷刑一般。

痛的额头直冒冷汗,待看清四周景色楚遥猛的一缩瞳孔。

四周都是白骨累累,枯树枝上的乌鸦声音沙哑的嘎嘎叫着。

浓重的腐臭味直叫人作呕,阴风阵阵好似有无数鬼魂在哀嚎哭泣着。

楚遥的身上,森森白骨爪穿透了她的肩胛骨。继续往下看去,她正泡在沸腾的血水池中。

血腥味弥漫在鼻翼间,那味道让楚遥干呕的想吐却又什么都吐不出来。

浑身疼的没劲,想要自救都是痴心妄想。

楚遥痛得快被折磨疯,而岸边的围观者却看地满心欢愉。

乔轶冰凉得手覆上楚遥的脸颊,他莞尔轻笑,“拜你所赐,我变成了半人半妖的怪物。”

“当初毁我前途,屠我家人。可曾想过,有朝一日会成为我这废物的阶下囚?”

不明状况的楚遥缄默不言的在心间呼唤着系统,那如蛇一般阴凉的手让楚遥所附的身体本能生出毛骨悚然的畏惧感。

初次接触虚拟世界的楚遥,在现世中是一名公务员。半月前被临时调到机密保护局,以满分成绩提前通过培训考核的楚遥获得了C级执行者资格。

楚遥不是很清楚保护局在做什么,她只知道自己的工作是完成虚拟世界的任务为保护局收集需要的资料。

看在高薪和优厚待遇的份上,此刻饱受摧残的楚遥化悲愤为动力的快速浏览着系统给的大纲。

目标人物乔轶,原主容盈盈的师弟。

十五岁的乔轶以极品天灵根拜入逍遥宗,因灵根世间罕见被一渊真人收入门下成了容盈盈的师弟。

身为宗主之女,容盈盈在逍遥宗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也因此,她自小娇纵任性。

爱慕一渊真人的容盈盈,见心上人将全部注意都放在乔轶身上,心生不虞。

在小人挑唆下,容盈盈废了乔轶的天灵根让他一度成了逍遥宗的笑柄。

那时年少的乔轶,拼着一身热血励志要逆天改命。不想,宗门中人因乔轶变成废灵根皆势利的成为容盈盈的簇拥者。

在有心人的煽动下,乔轶在宗门中过地如履薄冰。得知家人全都命丧黄泉,乔轶走火入魔的投身进了魔道。

七年后,半人半妖的乔轶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心怀怨恨的乔轶为报仇几乎覆灭了逍遥宗,容盈盈便是乔轶与逍遥宗交战时掳走的。

看完男神档案,楚遥头疼的对精神空间的系统道:“我觉得,我救不了他。”

身为杀人凶手却要度化执念成狂的受害者,这等适其道而反之的事情楚遥倍感压力山大。

‘系统:宿主加油!宿主最棒!’

抬眸看向正用冷漠视线盯着自己的人,楚遥太阳穴突突直跳。

想着现在后悔也晚了,她只得破罐子破摔的静观其变。

“怎么不说话,哑了?”楚遥一直晾着乔轶没搭理,见她沉默乔轶黑眸微敛。

乔轶狠劲捏住楚遥下颌,逼着她抬头看向自己。

“以为不说话,我就拿你没撤吗?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蠢得可笑。”乔轶阴鸷的对视上楚遥的双眸,意料之中的憎恶并没有在楚遥眼中看见。

许久不曾见到她眸中澄澈神韵,乔轶有一瞬间竟觉得她是无辜的。

如此可笑的想法让乔轶嘴角漾起一抹浅笑,眼底的晦暗不明被纤长睫羽遮住。

“给你一个求我的机会。”

“表现好,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也不知乔轶在思忖什么,他一双孤冷的深邃眼眸捎带着不达眼底的笑意。

“…”

并不想死的楚遥听到这话感觉耳边响起了一首凉凉,心情复杂的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容颜。

或许是修魔的缘故,曾经阳光开朗的少年变地冷峻又陌生。

七年光阴,乔轶从青稚蜕变为成熟。他再也不是容盈盈记忆中的少年,再也没有人敢欺凌他。

望着乔轶如静夜寒山般沉寂死气的眼睛,楚遥轻翕唇道:“杀了我,你会解脱吗?”

错愕的一怔,没想到楚遥会这样说乔轶突兀放声大笑起来。

“现在问我这种问题,有什么意思?”乔轶笑地眼角泌出泪水,可他眼中却不见笑意只有冷淡的疏离。

摩挲着楚遥的下巴,乔轶像是在逗猫一样。他神情慵懒散漫,好似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仇敌而是他豢养的一只畜生。

乔轶阴晴不定的性格让楚遥有些忐忑不安,他抚摸自己的手在楚遥看来像极了一条冷血的蛇在她身上爬过。

泡在滚烫的血池中,可楚遥却感觉不到任何温暖。

“回答错了,该怎么惩罚你呢?”声音清冷的问道,乔轶的手顺着楚遥的脖颈处划到她的肩膀上。

攥住穿透楚遥肩胛骨的白骨爪,乔轶用力一推。

本就痛得没力气,在乔轶的刻意折磨下楚遥痛呼出声的咬紧牙关闭起眼睛。

楚遥痛地心跳加速砰砰直响,好像下一秒心脏就会跳出来一样。

额头溢满冷汗,身体无法控制的颤抖着。伤口处泪泪的鲜血流下,楚遥眼角泪花止不住的汇聚成珠自脸颊滑落。

看楚遥痛得泪水打湿双睫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大声咒骂怒斥,乔轶眉头紧蹙的凝眸,“你不是容盈盈,她去哪了!”

抓着楚遥肩膀厉声质问着,楚遥和容盈盈截然不同的反应让乔轶眼中狠色更甚。

虚弱的睁开眼,唇色泛白的楚遥勉强扯出嘴角上扬的弧度,“师弟...后山,花......”

容盈盈的记忆里,乔轶最喜欢后山的桃花。想以此勾起乔轶对往昔的一丝眷恋,可楚遥话没说完就痛晕了过去。

“容盈盈?”见她双眸紧闭,乔轶大力摇了摇楚遥。

心慌的感觉蓦然滋生,乔轶狠狠地抽了楚遥一巴掌。

看着仍是没有一点回应的人,倏忽想起什么乔轶握住了楚遥浸在血池里的手。